这一路的经历,比什么都重要

1

我坐在酒吧,听姑娘讲故事。

毕业那天,姑娘把眼睛哭肿了。她住在一个合租的单间,行李堆满地,她焦急地跺着脚,因为厕所正被一个大汉占着,他不出来,自己就进不去。

第一晚,她失眠了,因为她刚看完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电影里那句台词深深地扎入她的心:生活总是这么痛苦吗?是的。

她看着偌大的城市,无能为力地迷茫着,父母催她回家工作结婚,说女孩子拼什么命,回家什么都有。她咬紧牙关跟妈妈说,“妈,就让我拼这半年,年底我还找不到工作,就回家。”

父母心疼她一个姑娘在北京打拼,每个月给她打钱,她看着卡里的钱,眼泪刷刷地掉。她立志不花父母的钱,可是到了交房租的时候,还是扛不住了,狠狠地刷了一笔。

她到处碰壁,投了太多简历,全部石沉大海;面试许多公司,全都让回家等信。

慢慢地,她开始怀疑自己,我这样是何必,我一个女生,干嘛要这么苦?我为了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作死?如果我回家,现在已经开着车逛商场了,说不定,已经有了一个稳定的男朋友,开始计划结婚的事情了。 继续阅读

有一种焦虑叫作三十不立

我的直属领导Effie是个爱折腾的职场女强人,毕业后一路做到了高管,然后跳到甲方公司去当总监。本可以舒舒服服过养老的日子,结果又辞职,加入互联网金融这个风口;肚子里怀着第二个小孩,还保持着一周一飞的节奏。

前几天,她参加了大学同学会,和我说现在的同学们多么厉害。我说,同学会嘛,永远都是一些人高调爱炫耀,另一些人在低调秀优越,伤害对方又伤害自己的场子。

她说,这一次没有,像她们这年纪,这辈子能飞黄腾达还是平平庸庸,已经能看透。混得出来的,在稳定的快车道;没混出来的,也看开了,家有老婆孩子,有房有车,孩子能上得起学,没有大富贵,也有小日子。

“你都不知道上一次同学会,六七年前,当年我们都差不多三十岁,那时候,大家都好焦虑,事业,结婚,生孩子,尤其在大城市打拼的,更加明显。”她叹了口气——三十岁左右,真是一生中最焦虑的年纪。 继续阅读

把时光浪费在自己擅长的事情上

我们公司刚刚入职的95后小姑娘,一脸茫然地对我说,“我好迷茫好焦虑,怎么办?我好害怕自己到了30岁还是现在这样的状态,既不能脱单,又不能脱贫。”

我问她,“你喜欢现在的工作吗?”

她想了想说,“谈不上喜欢,也不讨厌。”

“那你一般下班后都做什么呢?”我接着问她。

小姑娘掰着手指头一一数来,“看看电影、逛逛网上商城、刷刷微博、和朋友微信聊聊天……每天都做这些挺无聊的。”

我劝她说,“如果你不想迷茫,就不要把时光全部浪费在这些事情上,而是要把时光浪费在自己擅长的事上。不要告诉我,你擅长聊天购物,我所指的擅长是将来可以让你三十而立的特长。”

“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呢?”小姑娘一脸茫然。 继续阅读

有多少重要的事,想着想着就想算了

这两年特别流行健身,尤其让人羡慕的是那些腿瘦、脸小、脂肪薄的女孩们个个都有小腹肌,身材完美得无懈可击。每次看到这些偶像兼实力派的女孩,总是让我斗志昂扬,立刻产生3分钟热度。于是我马上决定,从明天起,每天慢跑5公里,做30个下蹲、40个仰卧起坐。还准备了计步器、运动护膝,各项工作都被那份热情推动着顺利地进行。

可到了开始实行计划时,我就在头脑里盘算着,今天还是算了吧,明天要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要保持一个良好的睡眠。到了第二天,想想还是算了吧,一天的工作已经让人精疲力尽了,何必如此为难自己。

后来的后来,在无数次“想想”的时间里,各种理由纷至沓来。可是,很多重要的事,想着想着也就想算了。

– 2 –

我有两个朋友,一起报考了同一个专业技能的职称考试,两人报名时信誓旦旦地说,今年一定会过。

距离考试6个月时,两人想着反正时间还长,有的是时间复习;距离考试3个月时,两人开始有点慌了,可是又想一想,最近工作忙,朋友聚会也多,确实没时间看书,索性就在考试前1个月复习;到了考试的前1个月,两人已经习惯了当头脑里纠结做与不做时,只需要毫不费力地“想一想”,就可以把问题轻易地抛给想象中的困难和借口。 继续阅读

大学毕业后坚持学习有什么用

我出国最初,拿着打工攒下的全部钱去读书,银行卡一度只剩下两块多,那时几乎身边所有人对这件事都持反对态度,“为什么要读书呢?大学都毕业了啊,抓紧时间去赚钱不是更好吗?”

我嘴上坚持己念,心里也有我的顾虑,这样决意奉献给学习的又两年青春,意味着我要把每一分钟都赋予用途,白天去上课,晚上去打工,半夜写作业,光想想那即将要缺失的大把睡眠,和要靠不停打工来生存的日子,就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一条太容易的路。

这样的日子很快到来,学习和生活一切顺利,却也万般辛苦,很多时候从学校放学要背着书包一路狂奔才能赶得上餐馆开工的五点半,做工时一边收拾着桌上的碗筷一边脑袋中还默念着会计公式,没有顾客的时候别的同事在玩手机说笑话,我蹲在厨房的角落里写着第二天presentation的构思。

有一次下班太晚,老板送我们几个员工回家,我家是最远的,和他同行了好一段。一向沉默严肃的老板突然打开了话匣,“看你每天又上学又打工的,就想起我年轻时也有过这样的日子啊。我那时候刚工作,表现很好,公司派几个人去进修,每个周末去学校上课。那几年一边上班,一边操心读书,周末没睡过一个懒觉,为考试晚上熬夜的情况也时常有。一起进修的同事里,最后只有我坚持了下来。过了十几年,我计划出国的时候,移民官要的第一个材料,就是学历,身边那么多想出国的人,就只有我一个人出来了,我当时可都三十几岁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