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天赋只不过是更多的时间沉淀

高小玲上高中的时候成绩并不算太好,虽说考个二本院校绰绰有余,但是要想上重点大学,还是相差甚远的。

高三那年,很多和高小玲成绩不相上下的同学为了考上更好的学校,纷纷想出了专业考试来提高自己上名校的概率这个办法。

我记得我上高中那时候,编导专业是十分好考的,培训加上去各个高校考试所花费的费用加起来不超三千,而且通过率奇高。当时我们班上有四个学生去参加编导考试,几乎每个同学考下来,平均被三所以上的“211”大学录取。如此一来,只要高考成绩不太差,就都能轻而易举地上一所在我们当地还不错的学校。

我原本以为,高小玲会和其他同学一样,选择困难程度低,而且通过率很高的编导专业。但是我没想到,高小玲一句“我根本不知道编导是干什么的,我也不喜欢这个专业,我的梦想是当一个音乐老师,所以我想考音乐专业”。其实,在当时,音乐特长生就已经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很多家境还不错的学生都会通过音乐或者舞蹈这样的专业去选择一个好大学。所以,对于没有参加过任何音乐培训的高小玲来说,当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仿佛被大家看到了失败的结局。 继续阅读

聪明只是一张漂亮的糖纸

小铁上初二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我和他妈妈出门,问他去不去,他摇摇头,一个人闷在家里。晚上,我们回到家,他问我:”你发现咱家有什么变化吗?”我望了望四周,一切如故,没发现什么变化。他不甘心,继续问我:”你再仔细看看。”我还是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倒是她妈妈眼尖,洗脸时一下子看见脸盆和脸盆旁边的水管上贴着小纸条,上面写着脸盆和水管的英文名称。

我这才发现屋子里几乎所有的地方,柜子,书桌、房门、厨房、暖气、音响、书架……上面都贴着小纸条,纸条上面都用英文写着他们的名称。每一张小纸条剪的大小都一样,都是手指一般窄长形的,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看到。

他很得意地望着我笑。

不用说,这是他一下午忙碌的结果。

我表扬了他。 继续阅读

没有人可以替你做决定

“18岁以后,我的路我要自己走。”

记忆中,这是我对我爹说过的较狠的一句话。

说完这句话,我和他都愣在原地,谁也没吭声。

老实说,我一直都不是一个太叛逆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没有做过什么“大逆不道”的举动。

我没有像别的孩子那样,辍学到军队当兵,也从没拿着父母的钱任意挥霍,更不曾说走就走背着吉他去流浪。

高中时的我,像其他的“学霸”一样,所有的决定都是父母做主,包括穿着,包括交朋友。

但报考志愿的时候,我和家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继续阅读

你还在浪费时间做兼职吗?

2011年年末,那是我刚来到廊坊的第一年,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在人民大学经济系读大一的学生。我一直觉得,人民大学经济系是超级牛的专业,因为很难考,加上我很渴望知道一些经济学的知识,所以就一直巴结着她,好让她给我讲一些知识。我们总是在咖啡厅约着喝两杯咖啡,因为我已经开始工作,所以大多时候都是我出钱。直到有一天……

她跟我说:“龙哥,你能不能在什么英语培训机构介绍一个兼职给我?”

我说:“为什么?”

她说:“因为我最近很缺钱,老让你请我也挺过意不去的。”

我说:“那你考过四六级、雅思、托福了吗?”

她说:“我才上大一啊,必然都没考啊。” 继续阅读

那么努力,只为赢过昨天的自己

有人会问,女孩子上那么久的学、读那么多的书,最终不还是要回一座平凡的城,打一份平凡的工,嫁为人妇,洗衣煮饭,相夫教子,何苦折腾?我想,我们的坚持是为了,就算最终跌入烦琐,洗尽铅华,同样的工作,却有不一样的心境;同样的家庭,却有不一样的情调;同样的后代,却有不一样的素养。

有一个朋友,特别喜欢在朋友圈发一些负能量的文字,比如说:再怎么努力,屌丝也不会变成高富帅。再比如说:大多数人的天资,注定了这辈子只会一事无成。虽然,他说的代表了一部分事实,但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出身一般,都天资平平,如果再不努力,就真的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呀!

我出生的小镇,人们的生活相对城市里会比较辛苦,但跟附近的农村比,生活在镇上的人即使这样辛苦,也还算好些,起码离集市比较近,还能就近卖点菜什么的。生活在农村,过得就很不易了,拿二十个鸡蛋去卖,也得从凌晨四点走到太阳高照,才能从家里走到集市上。不走路骑自行车的话,要一个多小时;骑摩托车要快点,四十分钟左右;现在村里通了小巴,到一趟集市,也得半个小时。在我童年的时候,大部分村里人家里是没有摩托车的,他们赶集的时候,通常半夜出发,从明月高悬走到日头挂在天空,才能赶上最早班的集市。 继续阅读